沉默中的思索----高中语文教材单元主题教学课例分析

2019-08-20 15:10

摘自:《北方博客网》

一、课例研究的主题和背景

语文的是“人类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载体”,“也是人类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工具性和人文性是语文课程的本质特征”。语文学科将更加关注学生的内心需求,在促使学生学习语言知识、掌握语言运用规范的同时,有意识地增加学生的文化积淀,充实学生的文化底蕴,培养审美意识、审美情趣和审美能力,从而提升其文化品位,形成正确的价值观和健全的人格。

在当今的语文课堂教学研究中,非常注重教师教学行为和学生学习行为的研究。在这些研究中我发现,研究者十分注重学生在课堂上的参与学习活动的外显行为,例如讨论、发言、演示、呼应等,并且注意导致这些行为的教学设计。在课堂评价的环节中,也总是将学生学习活动的外显行为作为课堂评价的重要标准。简言之,语文课活动主义倾向正越来越明显地左右着教师的教学行为和学生的学习行为。但是,我们却忽略了另一个重要的课堂学习行为特征,那就是学习中的沉默。现在的课堂似乎越来越害怕沉默,似乎总希望把学生从沉默中解放出来,似乎只有活跃的课堂才是高效益的课堂。而我以为这样的认识有失偏颇。语文课和那些科学学科的教学有着本质的区别,科学学科的教学以逻辑思维作为主要的思维基础,而学生思维质量最主要的反馈渠道是活动,通过对学生活动的观察以检验学生的思维质量,检验教学的有效程度。但语文的阅读,尤其是文学作品的阅读更多的是非理性的个性化的情感活动,学生与阅读对象(作品、作家)的思想和情感的沟通和交流并获得独特的阅读体验则是阅读活动的内在过程。这个过程是一个个性化的过程,事实上,在个性化的阅读活动中,我们很难(也不应该)强求学生获得同一的无差别的阅读结果,这就如同我们无法规定一位作家在自由创作的状态下写出顺应于某一个外界强加的具有完全固定模式的作品一样。而语文阅读中沉默就是个性化阅读过程中最为重要的环节,因为在常态的阅读过程中,阅读的环境(家庭、图书馆等)大都是静默的、排他的,阅读者期望与之交流的是所阅读的作品而非公众;另外,某些文学作品中凝重灰暗的感情基调也必须在沉默中得到真切的体验。所以,在语文的阅读教学中,必须认可沉默的价值,也应该允许甚至引导学生的沉默。一味地强调阅读课堂地活跃,实际上是违反常态阅读规律的,同时,也会削弱学生在阅读中的情感投入,使之无法获得个性化的阅读体验。

然而,沉默的背后并不都是积极的思维活动和情感投入。那么,我们需要怎样的沉默,我们又应该如何在语文阅读的课堂教学中引发一种积极的沉默,这应该是语文课堂教学中值得认真探索的问题。

二、我的《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的教学片断描述

《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选自高一语文课本第二册第二单元。这个单元主题是围绕“名人风采”来进行构建的,这都是些相当厚重的作品,其感情基调一贯的凝重,在内容上提供给学生很大的开掘空间。而《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又是教师公认的最难把握的课文。

《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第一次课堂教学的实录片段如下,由于是随堂课,事先我没有介入备课。我从单元主题的角度进行单元整体的教学构思,将对课文的解读作为教学的主要目的,并制作了简单的多媒体课件。在课文的导读部分,教材的编写希望通过恩格斯对马克思临终时刻的叙述,让学生理解“作者对生与死的深沉思考”,从课文中追寻“马克思的伟大形象”。

我的开场白是简白的,没有过多煽情的语言。先介绍了本单元的主题,询问同学本单元的课文都涉及了哪些名人。学生翻着书,零零落落地报出名人们的姓名,“今天,我们来学习《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同学们事先都进行了预习,谁来给我们介绍一下恩格斯和马克思?”

课堂里顿时静默下来,见无人自告奋勇,我点了一位男同学,该同学对两位伟人进行了简单的介绍,都是一些常识性的材料。我又问他是否读过恩格斯和马克思的作品,同学摇头示意没有看过。我又问同学是否有补充,班级里又是静默。我似乎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多作纠缠,自己简单地补充了一些材料后便切入了正题。

“这篇文章写了哪些事件,事件之间有什么联系?”我的语调平缓,发问简洁清晰。学生大多在低头翻书,有几组同桌在低声议论。依然无人举手,我只得又点了一位男生。“写了两件事,一件是马克思弥留之际,恩格斯前去探望;另一件就是马克思的葬礼。”“两件事有什么关系?”我追问。“……”学生有些茫然。“葬礼那天下过雨,但还是有‘一大片人'来参加马克思的葬礼,这说明----”我想给学生一些提示。“人们都很尊敬马克思,对他的去世表示哀悼。----这说明马克思很伟大。”“可是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这两件事究竟有什么关系,作者写了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为什么还要写葬礼?”那位同学低着头站在那里,班级的气氛有些尴尬。“请坐。”我搜寻着学生们的眼神,又点了一位女同学。“写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是为了表现恩格斯和马克思之间深厚的友谊,写葬礼是为了进一步表现世人对马克思的敬仰,这两个部分在感情上是一样的。”“应该说是一脉相承的。”我满意地点点头,并且纠正学生在发言中用词的不当之处。

“我现在再请同学们读一读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那一个部分,读完后请大家前后四人小组讨论两个问题,一是这段文字给你一种怎样的感觉,二是在这一部分中作者是如何来复活马克思的伟大形象的。”学生低头翻书,我巡视我,班级里依旧静默,读完的同学也只是同桌间小声说话。我见状,只得再次发布小组讨论的指令,同学前后四人组成小组,相互讨论,班级里的声音开始嘈杂起来,我也在过道中参加其中一组的讨论。气氛看上去比较热烈,但我却发现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在讨论我的问题。讨论大约持续了7分钟,应该说时间是充分的。当教室里渐渐安静的时候,我结束了讨论。

这一次我直接点了某一组中的一位男生。这位同学所在的小组认为是恩格斯回忆在马克思去世前的探望复活了马克思的形象,让人们看到了一个一生不断思考的马克思。另一组的同学认为是恩格斯对马克思的评价复活了马克思的形象。其它的答案大同小异。我不断地追问,但都没有令我感到满意地答案。“大家怎么理解这段文字,又是静默。“这个问题可能有点难了,我来给大家解释一下。”课堂中不断出现的沉默让我感到了无奈。接下来的课依然沉闷。

课后的讨论:

关于本课的反思:《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这篇课文有难度,学生很难在短时间内完全读懂,文章的感情沉痛,基调灰黯,所涉及的内容和学生的阅读基础生活经验都相差甚远,无法让课堂的气氛像平时那样活跃。

我的看法:教师的教学思路是清晰的,对课文重点难点的把握是准确的,对文本思想内容的解析也是到位的。至于课堂教学的沉闷氛围,由于课文忠实地记录了一位伟人恐怖悲哀的死亡过程,其感情基调凝重灰黯,学生沉默是非常自然的。关键是沉默的时候,学生在进行怎样的思维活动,他们是否获得了情感体验。从这一点看,这堂课是有欠缺的,因为学生的沉默表现出的是一种学习的惰性,这从学生静默后回答问题的质量不高就可以得出结论。有些沉默甚至就是一种消极的等待,等待教师公布答案。而造成这种消极沉默的原因有三:一是教师的课前导入没有创设与课文感情基调相一致的情境,学生在阅读中没有投入情感。二是教师在课堂中的某些提问不明确,如“课文中两个事件的关系”;而某些问题知识痕迹又太重,这些问题学生无从回答,只能听教师的讲解。三是教师的课堂教学心态纵容学生的惰性,有的问题缺乏思维空间,而学生一旦进入沉默状态,教师就往往迫不及待地讲解,这样一来,在沉默中思索的学生思维被打断,缺乏主动思索的学生被默许纵容,反复几次之后,所有学生就会坐等教师来“喂”答案,沉默中的惰性就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

备课组对我的修改建议:开头的导入语要强化情感因素,加入一段有感染力的导语,在学生阅读前引导他们投入感情。教学的重点放在文章主旨的把握和写作思路的探究上。对课堂教学中的主要问题进行重新设计,简化了原先过于烦琐的问题,直接切入对作者情感的领会。而对于我自身来讲,对于在这一课中学生的沉默以及懈怠也做了比较深入的分析,我觉得沉默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种:第一种沉默是思维受抑制的表现,教师的问题不能激发学生的情感活动和思维活动,或者问题太浅,学生不屑思考;或者问题太难,学生无力思考;或者问题缺乏明确的导向,学生无从思考。

第二种沉默是学生长期养成的思维惰性的表现。其责任归根结蒂还是在教师身上。教师在教学活动中害怕学生的沉默,提出问题后一旦学生表现出沉默或是解答不能尽如人意,教师就越俎代庖,讲解灌输。又或者教师对学生思考后的结果多持批评否定的态度,不加鼓励肯定。长此以往,学生惰性养成,或认为无需思考也可以得到理想的结果,或认为自己的思考永远得不到正确的结果。这样的沉默最不利于学生良好思维品质的养成。

第三种沉默是一种机械思索状态下的沉默。对教师的提问,学生的确是在进行思索,而教师提问是早已设计好的一系列的问题,学生在沉默种思考的往往是教师的意图。

第四种沉默是感动后的思索。作品深沉的感情、深刻的主题使得学生不得不选择沉默,在沉默中静心感受,深入思考。这是一种主动选择得积极沉默,这种沉默最接近于人自然的阅读状态,因此能真正获得主动的个性化的阅读体验。

在教材的编写者看来,高中阶段语文阅读教学不应再停留在以语文知识系统为核心的基础范畴,而更多地引导学生在阅读的过程中更多地去感受人类文化的精神,提高文化修养和思想认识水平,从而形成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完善自己的人格。这里,对于语文教师所提出的是一个重要的教育命题:中学阶段,正是人生的起始阶段,是人的个体生命的“童年”,与人类生命的“原始”时期有一种同构关系,在这个意义上,中学教育的影响是辐射到人的一生的,中学语文教学本就应该突出其传统的教化功能,承担构建学生“精神家园”的教育功能。中学校园在人生的漫长旅途中是一个“精神之乡”,而中学生活与人际关系的相对单纯,无邪,明亮,充满理想,就使得中学时期更是人生中的“梦之乡”,它不可重复,留下的却是永恒的神圣记忆:一个人有、还是没有这样的神圣记忆,是大不一样的。我们应该本着在中学阶段“开始构筑一片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即使带有梦幻色彩,但却会为终生精神发展垫底,成为照耀人生旅程的精神之光;而且可以“时时反顾”,是能够“反归”的生命之“根”。据此,通过我的一次不成功的教学实例,希望能给广大同行以借鉴,希望我们语文的阅读教学能够更多一些积极的沉默,更多一些沉默中的感动与思考。